王克丹 - 选择的十字路口-沃尔克还是明斯基?

选择的十字路口-沃尔克还是明斯基?

逻辑与现实经济 / 作者:王克丹

凯恩斯主义逐渐成为现代经济体的盛典,其理论最大的实际作用是给出了经济周期中市场必然出清之外的其它选择。我们知道经济周期一直都存在,经济发展的萌芽、高速增长、过热以及衰退周而复始在各个经济体内不断发生,但经济体往往只希望高经济增长而极其厌恶出清,虽然出清是经济周期的必要环节,资本重新洗牌迎来下一个周期,往往一个大萧条之后是更大的经济增长。但所有的市场自发出清都是非常痛苦的,产能过剩、失业、资本湮灭,尤其是资本湮灭是中产以上群体不能接受的,往往也是政策的制定者,而凯恩斯主义给了他们其他选择,市场热度不够,那就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弥补市场的货币紧张,避免陷入通缩螺旋进而引发萧条。

自此各大经济体纷纷推出强而有力的政策来干预经济周期,但长期的市场不出清会引发其他的问题,但凯恩斯主义讲的也很清楚:“长期来看,我们都死了”,虽然凯恩斯本人已经过世多年,而我们已经处于当时所说的长期了,干预市场出清的诸多问题积累以金融危机的形式出现,为了应对金融危机而引出更宽松的货币政策阻碍市场的出清,由于债务扩张呈现幂指数,风险越来越快的积累把问题推向未来,就是机制凯恩斯主义下的明斯基时刻。也不是所有经济体都愿意坐以待毙,为了长期经济的稳定增长,大家都面临一个选择,是选择加速市场出清的沃尔克时刻,还是过一天是一天的明斯基时刻。

1.什么是“沃尔克时刻”?

经济体的核心是商品和劳务的产出和消耗,大家创造了商品和提供了劳务,也获得了向经济体索取商品和劳务的权利。随着现代信用货币体系的建立,这种劳动者索取商品的凭证价值是变化的,比如市场上供应的货币超过商品和劳务产出能消化的范围之后,就是通货膨胀的增加,这种货币供应分为两种,一种是直接通过信贷供给给市场,另一种是财政赤字货币化,央行直接印钞给政府花,获利群体是不同的。回归正题,过多的货币供应导致除了推高通胀以外,也会引发市场投资过热导致资产泡沫滋生。而控制货币供应的关键是利率水平,当利率水平下降的时候,经济体内部存款意愿降低,钱更多的流向消费或者投资,低利率让人们更愿意去借钱,信贷创造货币进而增加市场的货币供应量,过度降息就是货币超发的前奏,超发货币越多,资产泡沫越大,资产泡沫越大,人们投资意愿越强,货币也就发的越快。相反,当通胀和市场过热的时候,就通过提高利率水平,增加债务成本,降低货币供应和市场热度。

当市场已经存在高通胀时,且经济体出现了市场自发出清的前兆,继续的宽松货币政策虽然会拉高经济增长预期,但通胀可能会面临失控,“沃尔克时刻”指的就是美联储前主席沃尔克在1980-82年提高利率以应对通胀,市场热度降低,结果是美国出现了严重的双底衰退,债务危机爆发,一个周期内出现了两次衰退。经济周期中的衰退环节,就是商品和货币无法正常流通,贫富分化导致有钱的更愿意投资扩大产能,没钱的人有消费欲望没有消费能力,产能过剩触发通缩螺旋,而加息降低市场货币供应,进一步加快螺旋和市场出清,结果就是沃尔克时刻。这个事件之后,人们就会认为加息应对通胀和相关经济问题会导致严重的衰退,忽略了经济周期中的市场出清是必然环节,沃尔克时刻只是缩短了出清周期而已。

2.什么是明斯基时刻?

多数的经济参与者都是唯结果论,沃尔克时刻的加息促进市场的出清,虽然是叠加了经济周期中出清,让危机更加彻底。但人们只会相信结果,再遇到经济指标不好的时候,断然不敢再使用加息这样的强力药,转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也是近几十年全球各大经济体都采取的措施,与加息相反的采取大幅度的降息,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比如每次美联储的无限量化宽松,以此来干预传统经济周期中的出清环节,以至于一些经济体利率水平降无可降,开启了负利率的潘多拉魔盒,开启负利率之后,经济体基本就没什么增长潜力了,人们处于凯恩斯所说的长期但又不期待未来的长期。

明斯基即便在长期稳定的经济体也会出现,经济持续增长,人们的投资更加大胆并且忽略风险,热钱涌入楼市股市,加上现代金融创新把风险快速的放大,内在不稳定性发挥重要的作用,杠杆更快的加到投资类资产泡沫中,居民负债率飙升,经济危机前夕一度超过90%,但核心玩法是风险的传递,上层做局中层负债接盘,中层将负债传递给下层负更多的债接盘,资产只要一直涨,穷人如期还贷款,中间环节所有人名义上都是赚钱的。但投资者根本不知道其收益的前提是穷人能够如期还款,一旦穷人发现资产收益并不能弥补利息,大范围的次级贷款违约,前面所有环节的收益都将化为泡影,断供后的不良资产丢给银行处理,资不抵债而纷纷破产,只能发行更多的钱来救,债务危机的解决办法就是借更多的钱让他来还债,并且降低利息成本,但可恶的是做局的精英们往往影响规则的制定,得到保全,最后由中产和穷人承担了所有。

此时就会遇到另外一个问题,市场承担了本不该承担的货币供应,货币是信贷创造的,货币超发越严重,债务规模越大。这时市场热度极高,结果不是推高通胀就是推高资产泡沫,债务增加速度与资产泡沫呈现极强的关联性。核心玩法是后来者用更高的债务置换全面人的债务和收益,人们过度冒险,金融体系为了业绩也会选择性的忽略风险,但资产创造的利润逐渐不能覆盖利息,直至创造的所有现金流都不足以偿还利息,明斯基时刻就爆发了。明斯基时刻很早就被预言,明斯基本人在1996年离世,理论真正被验证是08年美国次贷危机进而引发全球金融危机。

“沃尔克时刻”和“明斯基时刻”是宏观政策干预经济周期的两条不同的路,前者加息加速市场出清,后者降息把危机推后,但也最终面临宽松货币政策之后的明斯基时刻债务危机。经济周期一直都在,只是强而有力的政策干预下,不同于传统经济危机时市场自发出清过剩产能,以债务危机乃至于整个经济体金融危机的形式出现。

3.所有经济体都站在了选择的十字路口-明斯基还是沃尔克

随着全球进入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都积累的大量的宏观债务,扭转经济周期必然要付出成本,积累的天量债务也总有要还的一天。大家都处在选择的十字路口,多数经济体走最容易的路,默认选择明斯基时刻,继续用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只要今天不出问题就行,债务规模较高的经济体中敢加息刺破泡沫的少之又少。也有一些经济体现在不做选择,而是靠一些技巧来应对,有的经济体在想尽办法转移风险至其它经济体,有的经济体则通过诸多微操作来维持现状,把选择的时间延后,既不继续扩大风险,也不加息加速泡沫出清,寄希望于用发展磨平债务。美联储作为世界央行的央行,从根源上选择了明斯基时刻,就导致多数经济体也会跟着宽松进而引发巨大的债务风险,而做法也是用更高的债务去置换以前的债务,把更大的危机推给未来。

鲜有经济体选择沃尔克时刻来加速市场出清,人们也只会关注结果,看到的结果就是加息刺破泡沫让大家的纸上财富贬值,选择沃尔克时刻的政客要背负太大的骂名,自发出清已经非常痛苦了,加速出清只会更加阵痛,但人们不会联想到未来经济体的复苏和新周期与选择沃尔克时刻有关。美国上世纪八十年代沃尔克时刻加速了市场出清,换来了大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但人们依旧不敢再来一次沃尔克时刻,而是选择了明斯基,因此引发了08年的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也有人拿日本上世纪90年的加息刺破泡沫举例,这也是唯结果论,如果当时不让泡沫落地,进一步增加风险,会不会比现在还惨呢?得益于高端制造业基础,即便经历了几十年的经济低迷,现在日本仍然是亚洲福利最好的经济体之一,也是全球平均寿命最高的地区。沃尔克时刻虽然痛苦,但给长期经济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基础,但人们活在短期,也并不会看那么远,谁主张的政策导致了短期危机,谁就被众人唾弃。

最后,我们经历了近十几年的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宏观杠杆也是快速上升,周行长此前说要警惕“明斯基”时刻,现在有学者提出要面临“沃尔克时刻”,刚好对应扩张性货币政策周期之后的两条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经济体暂时还没有做出选择,而是通过诸多政策严格控制债务规模和泡沫水平,也就是短期内不会大幅度加息刺破债务问题走“沃尔克时刻”,也不会大幅度降息进一步增加泡沫走“明斯基时刻”,而是尽可能的维持经济体稳定,通过发展时间来挤出债务和泡沫。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暂时还不会面临“沃尔克时刻”,但为了防止资产泡沫的进一步扩大,房地产调控确实不会轻易退出,诸多阻碍消费的产业的干预政策也会进一步加码,重点是房子、医疗以及教育的阻碍居民消费能力的新三座大山,以此稳住消费能力和经济增长,用时间和发展来稳住债务问题,直至国内外大环境允许再做出艰难的选择。

Copyright © 2021 四方韬略. Powered by Discourse.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80030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