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一饼:2022年9月宏观分析

大家好,下面给大家奉上9月宏观分析:(PPI时间点晚导致)

  1. PMI:

从本月的制造业PMI指数来看,推动本次PMI回归枯荣线上方的主要力量是生产指数回升,而生产指数回升饼干认为是宽松政策刺激内需的结果,理由是:

1.从新出口订单的变化情况来看外部需求环境并没有回暖,整体依旧处于收缩区间;

2.结合第1点,再看新订单指数变化情况,可以得出新订单指数增加的部分主要由内需推动(新出口订单收缩,而总的新订单指数回升)。

从行业规模维度来看,大型企业(51.1%),中型企业PMI(49.7%)和小型企业(48.3%),大中小三种企业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这说明宽松起到了一定效果,但如果我们进一步探究,企业逐步恢复生产,而且是针对内需的扩张是否换来了利润?这个问题我们在下面的分析中给出答案。

2.PPI CPI数据:(本月同比PPI 数据为0.9%, CPI同比2.8%, 核心CPI 0.6%)

最近几个月受国际需求收缩的影响,原材料价格被打回原形,PPI的同比增速开始显露疲态,同时带动核心CPI双双下降。按照之前我们分析的模型,PPI 可以认为是总需求的表现,而核心CPI则代表内需的消费力量,而从PMI部分的分析可以知道外需部分的订单数并没有出现好转迹象,因此可以推断,PPI数据变化主要影响因素是内需的变动,而考虑到本月12.1%的M2同比增长,宽松主导的迹象进一步得到论证。而如果从核心CPI角度来思考PPI同比的走势,可见宽松对内部需求的刺激并不理想。而且把导致这一切的原因一直归结于疫情因素是不负责任的,本质上还是之前老生常谈的“越宽松越通缩”——即流动性陷阱问题(官方的话叫“政策传导不通畅”),制造业缺乏需求,而之前凯恩斯那套已经很难继续玩下去,起码目前而言,我们正在走向深水区的路上,而当前不过是下坡路的开始。

顺带说一下,饼干认为现阶段的政策要走进矛盾区,理由是:

如果从解决内需的角度来看,关键路径是要将服务业成本上提而不是一直压制服务业成本,除非国家认为外汇比未来重要,而较之血汗工厂,牛马的生活水平是不重要的,从这点推导出的政策来看,打掉教培,限制游戏版号,中学分流,提升生育率等诸多措施也就串起来形成了强逻辑链。但随着近期中美关系越发紧张,关键行业开始加强管控,后续科技发展必然需要大量研发人员,而从培养比来说,不加大从业人员基数想要追上发达国家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从这点来看,国家又需要大量相关行业研发人员,这就和先前中学分流和教培相矛盾(培养一个大师级行业大佬需要沉淀无数从业人员,而很多大佬也有可能为了追求深造,自我实现或者是美好生活而奔赴发达国家相关岗位,这就意味着培养比的基数会非常大)。以芯片行业为例,要维持对发达国家的反向吸引,从业人员的价格必然会上升到一个非常夸张的程度(因为要考虑汇率因素),而这个行业又以研发周期长,成本高,回本周期极长,利润率低,门槛高等特点而闻名,除开国家扶持或者是骗子,想踏踏实实投钱干这行的基本不可能有希望,投资方无法接受这样的回报率。但国家举债拉杠杆扶持非其所愿,于是乎骗子横行,天天唱赞歌的太多,踏实肯干的太少。总之,当现阶段的政策即将出现矛盾时,我们可以密切关注一下国家的后续政策导向,如果后续选择恢复教培或者干脆说加大对真·“蓝领”的教培扶助,那么说明国家是准备认认真真大干一场而不是走买办老路,而如果还是继续对牛马口里那点干粮打主意而不是强化对牛马的高端教育,那么牛马们自己就该好好思考后路了。

3.M1/M2数据:

正在处理:image.png…

从M2的同比数据来看显然国家还是延续了宽松政策,只是M1依旧拉不上去。从社融数据上来看,居民端的资产负债表持续收缩(还债+存钱+压制消费),更可怕的是居民端出现了收入下滑的情况——从过去三季度的贷款累计数来看,第一季度1.26万亿元,第二季度2.18万亿元,第三季度3.41万亿元,而从存款累计数来看,第一季度7.82万亿元, 第二季度10.33万亿元, 第三季度13.21万亿元,我们知道贷款通常意味着需求的出现,而从贷款的增速来看需求侧一直在摆烂,而从存款增长来看从一开始的7万亿到后续两季度的平均2万亿上下,如果说存款增速下滑是因为还钱所致,那贷款部分因还钱操作,增长不可能维持平稳,更多原因只能是收入下滑。

继续分析企业端,三季度贷款累计总额为第一季度7.08万亿(+7.08), 第二季度11.4万亿(+4.32), 第三季度14.48万亿(+3.08),而对应的存款累计总额是第一季度1.39万亿(+1.39), 第二季度5.3万亿(+3.91), 第三季度5.98万亿元(+0.68),其实看变化就知道,今年企业日子普遍非常不好过,不愿意贷款扩张,收入剧降。

正如PMI和PPI部分分析的那样,现阶段的宽松是政府政策引导性质的宽松,属于为救消费而不得已的宽松,这种宽松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且还有极强的抗性。政府主导的凯恩斯那套前几次用是挺有效果,而后续效果就越来越差,这点美国60,70年代的政府历史已经得到证明,按照过去历史的经验,随着国内宏观杠杆率进一步抬升,宽松到达极限,后续该怎么还债就真的只能依靠“后人的智慧”了。

发布于 2022-10-14 21:14